野馬無韁-福布斯中文網專欄

2019-04-12 17:02:42 野馬 12
    圖片關鍵詞
    人如其名,一手締造野馬集團的陳志峰渾身透著一股豪放不羈的勁兒。黑發稀少的前額和一撇標志性的八字胡似乎達到了某種平衡,黝黑的面孔時而真誠,時而狡黠,這個阿爾泰山腳下出生的漢子愛馬如命,馬背上有其最張揚的豪情壯志。
    在烏魯木齊高新技術開發區,一座10層的野馬集團總部大廈和另外兩座用作招募商務和科技企業入駐的30層大廈拔地而起。三座大廈背靠占地200畝野馬古生態園,園子里收藏了世界上最長的硅化木和大量的隕石以及胡楊古木。
    陳志峰視這里為靈魂所在,出差外地逗留必不過半月,就會萬分火急奔回,一頭扎進園子里那堪稱國際水準的馬廄里。這里有他費盡心機從土庫曼斯坦進口的幾十匹汗血寶馬,他口銜胡蘿卜,嘴對嘴喂養心愛之馬,并手撫其面,口中喃喃自語“兒子,兒子哎……”。以至于他把自己安置在辦公室的二樓居住,整層樓都環繞著他心愛之馬的油畫肖像以及新疆大美風光的縮影,他就在這其中生息。
    或許只有新疆這片廣袤多元、民族混雜的熱土才會孕育出如此個性鮮明和縱情夢想的企業家。上個世紀90年代初,陳志峰在北疆最北的城市阿勒泰開起了2層小樓的野馬商場,商場裝潢的標新立異,還從福建、廣東等地引進了當時本地人聞所未見的商品,一時開風氣之先。
    擁有5600公里邊境線的新疆與蒙古、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坦、土庫曼斯坦等國交界。1992年哈薩克斯坦東哈州州長帶領經貿考察團到阿勒泰考察,當考察團成員哈薩克國立大學校長看到野馬商場里琳瑯滿目的商品后,立刻和野馬簽訂了多種商品的供貨合同,陳志峰由此開始面對中亞的外貿生意。斯時西北國境兩邊,中國風起云涌的市場經濟和前蘇聯計劃經濟下剛解體的中亞國家商品匱乏的慘淡局面形成鮮明對比,這是時代賦予的歷史機會,新疆一批大型民企中堅力量在早期財富的積累期都離不開中亞貿易,至今也仍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野馬也不例外并一度成為個中翹楚,其在2000年初曾連續3年是新疆外貿出口的冠軍。2005年出口額達至7.8億美元,列當時全國民營企業出口額第二,占新疆地區出口總額的15.5%,貿易伙伴橫跨34個國家,中亞5國是其中最主要市場。是內地中國重汽、徐工集團、鴻達重工等大型裝備制造企業在中亞和俄羅斯的總經銷商;2006年8月,更成為聯想集團在中亞五國的總代理。最風光的時候,以至于陳志峰見哈薩克斯坦總統的時候敢說,“你們平均每人穿我兩條褲衩……”。
    歷經20多年的發展,野馬已經成為一家涉及外貿、金融投資、文化旅游等多元大型民營企業集團,2011年被新疆自治區評定為“100戶優強企業”之一。
    “但我不是一個好企業家,我沒有把心思用在企業上”,作為野馬集團董事長的陳智峰現時已把集團的主業外貿與金融全權甩給了兩個弟弟,自己則完全的投身到文化——自己的眾多愛好當中。兩個弟弟在一邊辛辛苦苦的賺錢,他在一邊開開心心的花錢。“雖然我們對中亞的貿易量很大,但就是再大,比起內地來我們的經濟還是落后,我陳志峰不重要,野馬不重要,家鄉重要,我只是一個崽,一個籽,一個點”。
    陳志峰說,自己真正的轉折是2009年發生的7.5事件,那之后的兩年他都有些消沉。“作為游客,你可以隨時離開,我們呢?孩子得去上學,老人得出門買菜,說一千道一萬,這片土地是生養我的家鄉,我不能離開,也離不開”。
    企業分大小,但家鄉對誰都一樣,當生存已經不是陳志峰考慮的頭等大事后,這位曾經的雜志社美術編輯開始重歸雅好,不遺余力的投身新疆、中亞文化交流以及新疆本地古生態園的建設。
    在中亞這個放之世界版圖中都極為復雜和棘手的地區,他深信自己做的是意義非凡的事,在企業的層面盡可能為中國多交朋友,這是陳志峰認為當仁不讓的社會責任。
    這個曾經過關都要向哈薩克斯坦海關交“買路錢”的中國商人,已經由最初拿白糖換羊皮水泥的易貨貿易商,變成哈國政商兩界的座上賓?,F在哈薩克斯坦在烏魯木齊的領事館就設在野馬大廈的旁邊,領事館為他專門開了一個快速辦理簽證的“后門”。
    陳志峰最近的友誼是發展于吉爾吉斯坦的一段姐弟情,友誼緣起一本畫冊。作為2010年亞奧理事會第十六屆亞運會特聘“文化大使”的陳志峰,舉辦了“父老鄉親呈絲綢之路個人影展”,結集成冊的畫本打動了時任吉爾吉斯斯坦總統的奧通巴耶娃,她邀請陳為吉爾吉斯拍攝一本畫冊作為國禮。兩人第一次原定一個半小時的會面,一見如故談了四個半小時。這次會面,決定了吉爾吉斯國禮畫冊《雄鷹部落》的誕生,并在畫冊出版前,陳志峰和他的“野馬團隊”快馬加鞭,為奧通巴耶娃通宵達旦趕制了其當時將與國家主席胡錦濤會面的背景墻。
    禮尚往來,2011年9月首屆亞歐博覽會在烏魯木齊召開,奧通巴耶娃組織了龐大的吉爾吉斯參展團來訪。當年10月底,陳志峰個人攝影作品展“雄鷹部落”在吉首都比什凱克開幕,奧通巴耶娃親自捧場,向陳志峰授予了“國家文化特殊貢獻”榮譽證書及獎章。
    我們一起開新聞發布會,一起看展覽,走到哪里她都拉著我的手,就像姐弟,陳志峰說,我什么時候見她,她都待我如總統府最珍貴的客人。在這種情誼下,陳志峰和鳳凰衛視合作,用了8天時間為奧通巴耶娃拍了一部《金戈鐵馬出天山吉爾吉斯坦紀行》?;晗祪蓢目聽柨俗蚊褡逶跉v史上被一分為二,一部分在吉爾吉斯坦,一部分在中國新疆,“我們有根兒上共通的東西,我為此在昆侖山做了3萬人出席的中國瑪納斯(世代說書人口口相傳的柯爾克孜民族英雄)藝術節和中國攝影家首屆奧林匹克職業聯賽,總統大姐全程助戰,我很快也會做一個關于柯爾克孜民族的大型展覽”。
    在奧通巴耶娃即將離開總統一職的最后日子里,我去陪伴了她兩天,陳志峰說,我一個人住在普京常住的房子里,她在總統府給我開宴會,給我頒吉爾吉斯坦共和國的友誼勛章。中國外交部陳國平副部長曾囑咐我說,志峰你一定要帶這個勛章,因為這是中國人在中亞拿的唯一一塊勛章。
    今年春節已經退位1年多的奧通巴耶娃仍帶著兒子來給陳志峰拜了個年。“她每次見我,都大包小包的,哪怕一個皮帶,一個地毯,也總要給我一個禮物”,在新疆夏季清冽的晨曦中,陳志峰說起這段友誼,不免有些兒女情長。
    他香煙不離手,一根接著一根,這個通常早上5點鐘才睡覺的男人思慮重重。他說,有一個意識始終警醒我,如果中亞再亂,這里的局勢就越不容易控制。新疆不僅僅是資源大省,作為一個多民族聚居的地方,更應該是一個文化大省。但今天文化資源大省缺乏文化是不爭的事實,頗具異域風光的雪域戈壁、荒漠綠洲往往流于一帶而過,而要成為一個可以駐足心底細細品味的文化交融之所,還大有文章可做。
    陳志峰正樂在其中,繼為上海世博會新疆館拍攝新疆風俗片之后,他聯合了香港衛視縱橫南北疆,走訪14個世居民族,歷時4個月拍攝了26集大型紀錄片《強疆夢》,鏡頭中的草原飛馬、胡楊琴聲是他血液中濃至化不開的鄉情。今年他又拍了一個民族故事,他想通過影象、油畫、馬、隕石、標本等向世人推銷他的家鄉。
    “我不是文化人,與土財主在一起,我是個文化人,與真正的文化人在一起,我是個土財主,但只有土財主才愿意賠錢也要做文化”,陳志峰說,他的野馬古生態園有時候一天接待來自全國各地的省部級干部達十數批人,他在有意無意中突然意識到新疆除了自然風光外,他們確實沒地方好去了。
    眼下他苦苦思索,如何為新疆打造一張文化名片,一個人文景觀,一處旅游地標。
    從2011年起,每年這個地方最大的經貿盛事亞歐博覽會是他不容錯過的機會。在烏魯木齊亞歐博覽會永久會址的對面左右前方,政府合共撥出5000畝土地用于文化項目發展,雖然他說這是政府甩給他的,只要不拖垮他,他就干,但顯而易見的是,這個項目已經成為他當下生活中最大的興奮點。“第一期馬上要開一個文化產業園,下個月就要動工”。
    什么樣的文化才能實現新疆長治久安的經略核心?他計劃當中的一期文化產業園,1600多畝核心區,將以現野馬的古生態園為藍本,實現整體搬遷。除此之外,將增加大量的巖畫、壁畫、古城墻、山跺,用圣火、圣水、鼓、紅酒等元素來復原古老的商貿——絲綢之路的文明。影院、電腦數字技術的疊加,把整個新疆南北疆一站式記錄,講述一個天馬的故事,風雅頌穿越天山。“我一定要告訴人們,是我的爺爺把農耕文明帶到了這塊土地,才有了這塊土地歌舞升平的今天。”
    陳志峰設想當中的第二步棋,是用馬來做文章,雕塑出一個新疆文化地標。“我們正在設計,核心區之外的那片地方是煤礦的塌陷區,煤層上蓋不成房子,我就把它變成一個美麗富饒的牧場,成為城市鋼筋水泥中的一片綠色”。
    一個城市沒有文化,就像一個民族沒有希望,一個軍隊沒有力量,新疆文化必須扎根于腳下這片土壤才有生命力。提起馬這個話題,是痛徹陳志峰骨髓肺腑的情殤,新疆作為畜牧大省,沒有出“蒙牛”也沒有出“小肥羊”;就連國家旅游局用于國際宣傳的LOGO,也是出土于甘肅武威的“馬踏飛燕”,在新疆復興馬的文化,成為他矢志不移的夢想。
    我的目標和別人不一樣,別人有了好馬一定去打比賽,而我不會去玩兒這個東西。陳志峰手中的馬走的仍是“文藝范兒”,他樂于用相機記錄寶馬無數優美俊朗的瞬間,然后延伸為油畫,再進一步拍攝以馬為主題的電影,搭建馬的城堡。
    他的每一匹汗血寶馬都有名有姓,家世清白,可追溯至曾祖父輩。一匹馬的壽命在25-30歲,目前陳志峰最大的馬7歲,且園子里自我培育出的第一匹汗血寶馬今年才1歲,這是令他非常欣慰的事,他說他對生命盡頭的盼望就是,體會海明威書中的那種老屋、老狗、老友的境界,對他來說,必須還有老馬。
    我本來就是一個養馬人,今年才算開始真正做文化產業。他說,我的核心部隊全在外貿和金融板塊,文化團隊都是新人。他正在和保利、北京奧組委以及當地政府探討合作方式,“政府從事叫文化事業,我們從事是文化產業,反向思維,看我們能不能創出一個新模式來”,說到產業化運作,陳志峰又恢復了一個商人的精明,他說,文化也要看如何切入,喬家大院拍過電視劇之后就今非昔比。所以他設計當中的第一期文化產業園天然也是一個影視基地,“概念已經全部融入進去了”,不僅如此,他心中還有本清晰的大賬,“我花3年時間建好,2012年新疆游客官方數字是4600萬人次,我就按5000萬人次計算,如果一個人能在這個城市留下2000塊錢,是不是帶來1000億?!會展片區,因為文化園區而帶動25平方公里,一畝地漲兩百萬是不是又是1000億?!”。
    陳志峰也正在和保利、北京奧組委以及當地政府探討捐獻全部硅化木的產權問題,“我這里過40米的有十幾根,最長一根46米,超過吉尼斯紀錄。你說值不值錢?我只有一點私心,留一點給我做個骨灰盒就行,不瞞你說我遺照都拍好了”。
    我建的這個園子,屬于新疆,能完整的留下點值得保護的東西,我覺著活的有價值。實在來講,我錢不多,尤其和你們內地企業家相比也許都不值一提。一身T恤布褲,一部流行于上個世紀的細長手機,平日只喜歡羊肉咸菜、奶茶干糧的陳志峰說,自己滿打滿算可能每年不比一匹馬的花費更多。
    內心強大才是真的強大,他說他擁有的這些東西都不算奢侈,他真正想擁有的是一顆自在的童心,和馬背上一段屬于自己的自由時光。

福布斯中文網-錢琪

原文鏈接

公司地址: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烏魯木齊市新市區昆明路158號 聯系電話:0991-7688030
Copyright ? 2020 - 2022 Yema. All Rights Reserved. 野馬集團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行政事務 :0991-7688268 7688522

人力資源 :0991-7688030 7688208

外貿業務 :0991-7688550 7688530

金融投資 :0991-2825691 4825888

文化旅游 :0991-3819369 3631358

酒店餐飲 :0991-7688888 7778888

物業管理 :0991-7798988 7688535

新ICP備18001022號-1 新公網安備 65010402000889 號

汗血馬基地

汗血馬基地

就去吻亚洲精品国产欧美,亚洲AV无码专区亚洲AV网站,国产超级va在线观看,亚洲欧洲色天使日韩精品